遠在天上的頭,有空記得回來看看喔

2015年7月4日 星期六

不要再灰色了

還記得小時候,腦袋裡的思考模式總是非白即黑,就像是卡通裡的劇情一樣,總是很明顯的分成好人跟壞人。後來應該是某位老師說到,人生不是黑跟白,有許多灰色的空間。一開始不太知道那個意思,後來逐漸接觸到各式各樣的人群後,總算有點感覺到有許多因素,會造成思考模式的差異,間接導致對於價值判斷的差異。在正常人格下,對或錯的關係通常是明確的,但是對或錯的分界線,會因為個人對於價值判斷的差異,而有明顯的差異。

最近看到社會上、政治上的事情,有百般的無奈。中央政府眼中為了它所謂的大局,努力的要去討好某些國家。在某些人眼中那是賣台,有些人認為是不得不的妥協。地方政府說為了維護公共安全而強拆的民宅現場,變成了違規停車場。學童割喉案後啓動了校園安全維護,做了一陣子後又回到原點。政治的事情太多太複雜,灰色地帶太多,但是正因為如此,我們需要對於每一件事情,找到一個回適的對應方法,並且實踐這個對應方法。但是光這樣,似乎就做不到了。當決策者在決定事情時,在執行決策時,想到的是「選民」還是選票?是「選民的生活」還是「個人的名聲」?

所以我慢慢的開始懷疑,太大的灰色空間,是不是太不應該了?柯市長是真的讓我見識到,什麼叫做黑白分明。不是說不能有灰色空間,但是法律上不能有,民主是建立在法治上,如果法治不可靠,民主就會出現破口,社會的信任就會受到挑戰。為什麼我們不相信政府?因為政府不依循它所制定的法律來執法,因為當他說「我們要深切的反省」後,主事者或處事者的態度依然不變。

當我在遵守交通規則時,最痛恨有人不管是嘲笑或是讚美我。守法、遵守交通規則應該是理所當然的事吧?當我在澳洲時,有件事情我印像很深刻。我們常說行人優先,在澳洲我真的可以體會到何謂行人優先。在台灣的停車場行走,「人很怕被車撞」,我們要左顧右盼,看到車子過來就趕緊讓道。在澳洲可不是這樣,在停車場內我不擔心會有車撞我,因為開車的「很怕撞到人」,我看到所有的行人幾乎是很放心的走路,車子看到人要過車道就會停車讓行人先走。不只是停車場,即使在馬路上也是。我記得有一次我們要過馬路時,那是一個雙線道馬路,我過了一半時看到有來車過來,所以停下來要讓車子先過(在台灣應該都是這樣吧!)結果那台車卻停了下來,駕駛揮揮手叫我們先過。這種「駕駛揮揮手叫我們先過」的狀況在風景區的小路不只一次發生,但是發生在雙線道的馬路上,讓我印象非常的深刻。那是一種真正「行人優先」的思考模式。

當我們敬佩外國人守法、有禮讓的美德時,我們讚嘆了兩聲,並且反過來諷刺了台灣自己人。但是之後呢?是學習人家好的事情呢?還是說民情不同,台灣有台灣的玩法?

2014年9月21日 星期日

神奇邦哥說什麼?



今天是第一次上網查看邦哥到底長什麼樣的,哈哈。
之前只注意到象大哥、豬小妹跟瓜哥。最近講了很久的邦哥,我其實一直不知道長什麼樣。

教養最麻煩的地方,是在於大人的個性不同、對小孩的期望不同,小孩子的個性不同,還有從小到現在累積的經驗、想法不同。在每個時間點去思考教養的方式,似乎都有所不同。

妙妙森林不見得是小鬼最愛的卡通,但卻是最近最常在家裡出現的名詞,尤其是神奇邦哥。

小鬼很不喜歡洗頭,每次水要淋到頭上都會一直叫喊不要,讓我非常的頭大。
今天洗澡時,洗著洗著我順手就把泡泡抹上他的頭髮,小鬼就擔心起來了︰「我頭上都是泡泡了,那待會出去的時候,會不會把泡泡弄得房間都是?」(擔心這件事情真的很好笑,可是我很認真的回答...) 「對啊,這樣出去會把房間都弄的到處都是,那怎麼辦?」
但是一談到沖水,他就開始反抗了。不過我說︰「是喔,可是邦哥說他喜歡ㄟ,水淋下來之後眼晴會糊糊的,好好玩喔!」小鬼想了1秒說︰「我也喜歡!」(這個想法的變化會不會太大了...)不過事情其實沒有這麼簡單,他不準我拿來沖,要自己想辦法。所以就看到一個小人,有點半蹲著把頭向後仰慢慢往蓮蓬頭後退過去,沖了一下子後腦勺後又離開。然後頭低低的,要過去沖又不敢,弄了好久。最後我很小心的說要幫忙一下,輕輕扶住小手,帶他往後退去水流中沖了一小會。小鬼頭低低的,似乎找到不錯的角度讓水從臉上流過。

今天下午才跟寶媽說過,他這個兒子吃軟不吃硬。小鬼目前是判逆期,父母說什麼,他常會說不要。兩週前我試過用嚴父角度來說教,非常的挫折。那時候我也注意到,我嚴厲的要求時他幾乎都說不要,但是寶媽如果再用溫暖的語氣一說,他可能就立刻照辦(如果那件事他不排斥)。當壞人很挫折,而且那時候我感覺到,其實我講的話他有收到,但是他不接受一個不體貼他心理的拔拔,而且我嚴厲時他似乎總會先愣住1~2秒,隱約透露出些許的難過。(我知道他想要一個親愛的拔拔)

再之前其實有過一次,那時候是妙妙森林的瓜哥,一開始那天,只要拿瓜哥出來,似乎都有效。我見獵心喜,想要他聽話時,就拿瓜哥出來講。結果小鬼很明顯覺得我太白目,瓜哥兩天後就失寵了。後來一天晚上講故事時(偶爾會講睡前故事),其實是講小寶之前去游泳的故事,但是用邦哥做主角,所以小朋友心理可能把邦哥跟自己聯想在一起。所以隔天常常又說︰「邦哥說什麼?」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我就比較小心了。遇到他喜歡的,我會故意說︰「邦哥也說他好喜歡,邦哥拔也覺得邦哥超棒。」(讓他覺得邦哥不只是拿來說教的)不喜歡時,如果邦哥也喜歡,他"可能"也會喜歡。邦哥不喜歡,但是邦哥拔鼓勵完後邦哥肯做的,他"可能"會勉強照做。這種角色互換的心理,似乎透露著他希望透過邦哥的世界,了解一下拔拔對他的期望,拔拔希望他怎麼回應。但是這並不表示他會照做,只是一個溝通的管道。

當他跟我的互動良好時,我就會是他模仿的對像。
最近只要我一坐在電腦前,他就會過來坐在隔壁看卡通,
我要離開前會先宣告我要離開了,他可能會跟我比賽誰先關電腦。
如果還不想走,我就會請他這部看完再關電腦。(有時候他就會過一會自己提早關掉)

昨天我打完game,要關機前我說︰「今天好開心,贏了兩場遊戲!」他則說︰「我也好開心,看了McQueen卡通!」然後比我還早把電腦關了。有時候會懷疑,除了喜歡看McQueen之外,他也滿享受跟我一起坐在電腦前的感覺。


題外話︰我覺得小鬼會很在意我們大人們交談時,對於他的評語。當大人們在爭執誰要照顧他幹嘛時,他似乎就會透露出一點難過。


2013年11月1日 星期五

"30歲後你會站在哪裡?"

IMG_3464

原文︰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KBlogArticle.aspx?ID=5012&pnumber=1

這篇文說的是對自己人生負責任的態度。

文中的論點很多個面相,大部份我都滿同意的,除了下班之後能不能放空那段。
不過作者也有他不錯的論點,只是 乍看之下會有一種︰「回家還要工作」的錯覺。

想分享的是我對自己的態度。

我腦袋也不算太靈活,視野有時候稍嫌狹窄一點,所以我不太會特別去規劃我的人生。甚至中學時聽到生涯規劃的字眼時,還會覺得很頭痛,因為完全搞不懂人生為什麼要有生涯規劃。

相對的我抓住的是一點,那就是我的興趣加專長。究竟什麼樣的技能可以突顯我的專長,顯現我的價值,同時又可以讓我做起來很開心的?
我的興趣︰Coding
我的專長︰Algorithm

運氣不錯的是,這個專長需要我的興趣的加持,因此在這條路上我可以走得很開心。

既然這兩樣技能可以突顯我的價值,那刀子自然是要愈磨愈利,那才有向上提昇的本錢(可以說薪水也可以說職位)。人家說一山還有一山高,遇到能力強的,想盡辨法就要把他們的能力學起來。現在的老闆還滿不錯的,發現我能力不夠時,還主動找資源來幫忙上課。這種得來不易的機會,自然是我努力把握的時候。相對的,這也突顯我的學習能力及適應力。所以工作起來雖然比較辛苦,但是不停的感受到自己持續在磨刀子,就覺得還滿值得的。

人生中會有很多貴人的幫忙,可以讓自己不斷的成長。不過貴人頭上不會寫著「貴人」 兩個字,表現得很像要幫你的人,也不見得是真正的貴人。很多時候,當我們不停的累積實力後,時機到了貴人就會出現。只是他出現的方法,恐怕不見得是我們喜歡的,但是他的出現,卻可以使我們有爆發性的成長。

我的確感受到某些年輕人對自己的過度自信,以及對自身價值的無作為。以前看某些比較沒有營養的小說時,總把老一輩講的好像什麼都不懂,然後年輕人隨便想一下就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看透?這種事情要是真的相信,就等於把自己放到一個井底裡,不知道這個世界原來這麼複雜。相較之下,我認為要對自己要保持一個謙卑的態度,仔細的感受、體會其他人的想法及做法,隨時調整自己。愈快習得前輩的經驗,就能愈快向上提昇自己的價值。當然前提是要把持住自己的中心原則 (ex.不投機)。

希望我兒子以後也可以體會到我今天的體悟。(拔拔病出現了=.=)

2013年9月8日 星期日

父子的獨處

小寶這麼大了,媽媽總是跟在身邊,只有過幾次托給姑姑、阿媽照顧個幾個小時。據說這幾個小時,小寶都玩的很開心,幾乎不會想到拔拔媽媽。

上星期從板橋回新竹時,媽媽說下週要去三峽看親戚的新房子,拔拔想了想就說︰「好啊,你自己去就好,小寶我來帶,放你兩天假!」兩天假耶,媽媽大概有點警訝,不過拔拔是很認真的,哈哈。

中午跟著媽媽到火車站轉車時,走著走著我就說了︰「跟媽媽說拜拜~」小子想也沒想的就手揮了揮,我心裡想的是︰「晚點你就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了,哈」後來在火車站附近閒逛時,小子想到了︰「媽媽在哪裡?」拔拔就說了︰「媽媽回板橋去玩了啊~」小子這時候還有點不是很在意的說︰「小寶也要去玩~」

下午騎著機車,帶小寶到 NOVA 看相機,最近想買很多東西,不過大概只能挑一樣買吧,相機是其中一個,哈。那時候走到 Canon 的展示中心,果然有那台心儀的相機,小寶就充當 model實拍了起來,只能說拍起來果然讚!小子的表情在畫面中又清晰又生動。後來在順發二樓,小子看到了一個運貨的小斜坡,非常開心的玩了起來,這時候又巧遇小孺子學長,就聊了起來了。邊聊就邊看著這個小子來來回回一直跑來跑走,彷彿就是一他專用的遊戲場,可愛!

回家的路上,小子很累了,竟然就站在機車前踏板上打旽了! 一開始只是打旽,再沒一會,直接後仰靠在我的大腿上,真的非常「咖哇一」~~ 可惜為了安全起見,沒有拿相機拍下來 ><。

回家後讓他先小睡了一下,睡醒之後小子真的想到媽媽了,哭著說到︰「媽媽還沒回來~~媽媽還沒回來~~」我繼續安慰他︰「媽媽明天就回來了~」後來打個電話給媽媽,讓他聽到媽媽的聲音安慰一下。好像有用喔!

所以晚上睡覺也比照辦理,先讓媽媽跟他說話,讓他知道媽媽還記得小寶,媽媽明天就會回來了。不過下午睡太久了,在床上玩了很久。一直到真的想睡覺時,就又想到媽媽了︰「媽媽奶奶~~媽媽奶奶~~」還好我準備了開水︰「好~可是媽媽還沒回來,我們先喝青蛙水水」(小子用的是大眼蛙的水杯),很幸運的是,小子這時候很乖的拿起水杯喝水,然後再躺下。雖然又繼續小小的再呼喊幾次媽媽,不過突然間就安靜了起來,睡著了。

半夜小子醒了過來,標準的半夜討奶寶,這次很難過的說︰「嗚嗚~~不要媽媽出去玩~~」天啊,我好像只有下午說過一次媽媽回板橋去玩,後來都只是說媽媽明天就回來了,小子卻記得我說過「媽媽去玩」這件事。這時候拔拔還是說︰「媽媽明天就回來啦~~乖」雖然想用青蛙水水那招,不過小子不為所動,把我拿給他的水水又放回原位QQ。 又吵了一陣子之後,小子逐漸的睡著了,運氣不錯的就睡到天亮了!呵呵,最「凶險」的時間應該是過了,再來就是看今天要怎麼讓他開心的玩囉!

 剛剛小子醒了走了過來,就爬到我身上,我又把他抱到旁邊的床上睡回籠覺,沒吵沒鬧的,真乖~。

2012年11月24日 星期六

難以預料的變化

離開台南北上新竹也不過才一年多,新公司就變化頗大。

年初高層異動,接連原先的中階主管一個一個離開,
原因都只是因為一個人。
我一向不太喜歡政治性的東西,
對於公司未來的等等歧見我是絕少做評論,
我雖然有我的想法,但是我還看不透。

此時身為最基層的員工,眼看著正要用心投入的公司如此分崩離析,
心中其實也是難免的不安。
最後再早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連我的部門主管也離開了。
但是想不到的是,唯2兩位較資深的同事也接連遞出辭呈,
突然間我就變成部門的資深員工,如果我還想在這家公司,勢必就一定要穩住整個團隊。


 來這家公司是想做技術的,原本想說至少還有機會專心玩個幾年 coding ,
年初還在很高興的學東學西,寫些小工具幫助工作什麼的,
這樣的機會開始會被團隊管理、行政工作的切割掉了。
雖然早知道將來跑不掉要擔負這種責任,想不到卻是來的這麼快。
公司未來究竟如何是難以預料,不過藉由各種機會提昇自己的能力,
這些進步將來都屬於我們自己的。


這幾年工作下來,才逐漸了解到人與人在工作上的差異, 真的不是只有聰明與否的問題,
而究竟「聰明」如何定義也是一個極大的問題。但不論如何,態度決定一切。

就事論事的態度 : 依照邏輯就事論事,找到事情相對理想的解決方法。
左閃右閃的態度 : 遇事推拖,用最沒有效率的方法來完成工作。
"公平正義"的態度 : 凡事要求得到公平正義的對待,斤斤計較於蠅頭小利。
.
.


以前會覺得,可不可以團隊裡都是積極工作的員工,
現在開始覺得,如何協調各個不同個性、類型的員工來完成各項工作,
是一門非常值得學習的一堂課。


2012年1月7日 星期六

老師說

還在博士班打拼的時候,
嚴老師曾經對我們這3個博士生說過︰
「你們三位都很優秀,比許多美國大學的研究生還要好」
當時候懵懵懂懂的,也不是很確定是不是真的,
總覺得自己的能力應該還遠遠比不上。

開始工作後,我才逐漸的理解,
老師講的不見得是專業的能力,
而是對專業能力的敬業態度。

我的個性在某些層面上算是比較龜毛一點,
而其中有一部份是在懶惰的層面上非常龜毛,
意思是我會希望用最簡單的工具來處理 routine 的事情,
為了這個簡單的方式,我可以用最複雜的過程來完成這個工具。

為了完成這個工具,我必須對整件事情理解的更透徹,
也使得我能夠更能掌握住我的工作內容,
在問題發生時,可以比別人更快速的找到解決方法。

記得研究所的時候,
我會為了讓不同程式可以共用程式碼,
自己到處找資料,自己建立自己的函式庫,
然後一直持續的維護它,擴張它。
我也會為了對自己舊有程式碼的不爽,
花了大把的時間重寫程式。

有時候我會發個呆,做一些跟老闆交待無關的事,
但是總是會發現,這些事情對後來的工作幫助很大。


那時候的嚴老師,當發現我工作沒進度,而是在幹這種事情的時候,
印象中是深呼吸一口氣,然後就讓我繼續去完成。(XD)
當然在職場上就沒有這回事了,
工作不能沒進度,不然對不起老闆跟公司。
只是工作進度(自以為)超前的時候,
有時候讓自己充電一下,感覺真好。

就好像老婆說的︰「你竟然在公司鬼混,做一些莫明奇妙的事!」
但是做完之後,不只爽度百分百,
而且還能讓後續的工作更加順利,爽度又加了兩百 XDD


2011年12月3日 星期六


之前常常聽到替各個世代,貼上各種標籤的形容詞 : 像是草莓族。
會替這個世代取這樣的形容詞,比較像是公司當權者對新進人員的工作態度難以接受。

今年中換了一個新工作,部門內有個同梯的算是社會新鮮人,
當第一天進公司時,我就深深感覺到這位同事A的個性與我有極大的差異。
走在一個陌生的公司環境裡,在不確認公司內文化的情況下,
我總是小心的不去過度好奇,不過這位同事A則是直接走到各個辦公室去參觀。
事實證明,在這家新公司裡,各部門間並沒有明確的物理界線,所以不太會出現什麼問題。

後來的工作,我們算是同一個小組的,
一開始當然大家互不認識,各自的專長也不熟悉,
不過我畢竟也不算新鮮人了,又是專長的東西,工作上很快就上手了。
也漸漸的,我必須帶著他做一些事情。

我自以為是一個做事態度積極,邏輯不錯,頭腦也還算清晰,
但最大的缺點是容易受到自己的設限,常常沒法擴張可能的想像空間。
相對來說,這位同事A感覺上有許多靈感、很有想像力,
在我看來是個可以很容易讓事情轉彎的個性。
比較欠缺的是經驗與拘謹的態度,還沒有準確好成為一位公司員工,
似乎還比較像當作在學校。

這當中對我來說就產生了一些個性上、工作態度上的衝突,
但是我又知道,這樣子的同事,可以讓我的思考不要太僵化。
所以在工作上的溝通,就變成我一個有點難的課題。
因為我不希望我刻意的要求他用我的方式來處理事情,
但是又要去提醒他,有些事情還是非做不可。

在年齡上的差距以及生活環境的差異,
會形成彼此之間的鴻溝,而如果用很簡單的方法去描述,
似乎就說︰現在的年輕人,做事怎麼如此隨便。等等...
如此簡化的貶低與我們不同個性的人,並不能顯現出我們有多好。
不能透過這樣的貶低,來掩蓋我們無法接受個體差異的缺陷個性。

我的兒子,
我希望將來自己能給他更多的空間,去找尋自己的人生,
不可避免的,個性的差異也一定出現在我們之間,
我不知道自己有辦法做到什麼程度,
我不會笨到相信,自已會是個百分之百開明的老爸,
因為我不相信,所以我知道還有空間,
因此我會在時間還沒到之前,逐漸讓自己有當一個開明的老爸的準備。